NaHCO3

用来刷纸片人的帐号(萌二语调)最喜欢的纸片人是村纱水蜜(萌二语调)因为不怎么刷纸片人了所以低浮上(萌二语调)

突然翻出几年前画的儿童涂鸦,干脆发上来好了。这可是我唯二的白月光cp之一!

1 /  

一方面渴望救赎,另一方面又耽于罪孽……
这样的女人怎么可以这么的迷人!

2 1 /  

我cp是有希望的我cp

2 /  

英化了星女士的我cp,至于为什么是英化,想必读过Wikia上『待ってたぜ』的歌词翻译的人都可以理解。是无断加工,所以请不要扩散,谢谢合作。

【丸井→幸村】アジサイ

Notes:

幸村君生日快乐!

其实是两年前写的了,被无故屏蔽了我不甘心啊。题为『紫阳花』,又名『待ってたぜ ~Extended Fan-fiction Version~』,开玩笑的。捏造有,片思表现注意。


Text:

アジサイ


呵斥自己的脚步声太响了的一瞪,让丸井走得更小心了。刚才路过的那位护士小姐分明还推着轮椅、对坐在上面的老妪更是一脸和善,瞪向自己的视线却能是如此犀利而逼人。丸井想,幸好单独来探病的人不是赤也。吵闹如那小子,一定有他好受的,然后接踵而至的会是诸如「抱歉啊!我再也不敢了!」和夸张到叩头谢罪之类的滑稽反应。

或许就是在以海带头后辈取乐,又或许是正...

浅析村纱水蜜

前年写过一篇关于村纱水蜜的随笔,自认为内容还算严谨,主要是对一设与元neta的考论,辅之以个人的猜想与感想。不知为何被lofter屏蔽,于是就重新发布了。


命莲是平安时代的僧侣,平安时代是从806年到1185年。信贵山缘起绘卷记载命莲生活的时代的君主是醍醐天皇,所以命莲大概是897年到930年时代的人物。于此说来,关于村纱与白莲的年表大致如下:

  • 在命莲死后(十世纪初)害怕死亡的白莲学习了返老还童的法术,并成为了「魔法使」开始救助妖怪。

  • 在2009年之前的至少一千年,白莲因为帮助妖怪而被封印。

  • 在白莲被封印前的十几年前村纱因白莲脱离了海的束缚,并成为了圣辇船船长。

  • 2008...

星、莲、船

我至今对星莲船的456面还是很真情实感的,这个threesome迫真是(寅丸)星(圣白)莲(村纱)船(长)了。当初劇団文七老师的那个叫『水蜜桃』的同人漫画得以web再录时我兴奋了好久,现在居然已经出汉化了,在这里。怎么说呢,虽然其中的村纱之角色塑造略为偏激,但我觉得也蛮适合的,个人很好村纱对白莲相思成疾这口,毕竟水蜜桃花的花语是「爱的俘虏」。现在回想起来会不住怀疑自己到底看懂了那个同人志没有,只是印象一直都深刻,心血来潮不住品评一番。里面最出彩的地方,除了村纱的病态,应该就是星的正气了吧。

毘沙门天优秀的弟子,为了「大义」,迫不得已将「带着人脸的恶魔」封印。而与妖怪同舟共济的大阿阇梨,则为了...

同是天涯淪落人 

在這傷心者通道上同行  

也許不必知道我是誰  

無謂令你令你令你令你又再又再考慮

点播一首华语金曲给我流くまあお!相逢何必曾相识(说的不是歌)就是很符合我的cp美学,さんむぞ霸姜也是这种。平行线能相交本身即是奇迹,做同路人是一瞬还是一生都不重要了。くまの的最期是呐喊出来的悲壮,而あおば的最期只有缄默的悲戚了,就连这最后的parallelism都这么的具有戏剧性,我是永远也写不出我流くまあお的百分之一好的。

4 /  

我cp之间要真能有「爱」,那也该是村村对前辈是完全的philia而前辈对村村是三七比的eros和agape(agape是更广义的agape)。我觉得直纯氏会说「ブン太は幸村のことが大好きなんですよね」根本就是因为原作实在是太莫名其妙了,无可奈何才说前辈对村村的心意是「爱」,可一定不能是腐女子所言的「爱」。我的cp脑是假的,但喜欢喜欢幸村君的丸井前辈和被丸井前辈喜欢的幸村君是真的,就是这样的了。

3 3 /  

再论幸村君与丸井前辈之关系性

这一篇和上一篇相比,更不像是什么中规中矩的小论文了,完全就是随心所欲的有感而发;但和自己写的5分钟说明cp观相比,又不是那么的cp脑,还是有一定的内容的。可以说这一篇是上一篇的2.0,但侧重在个人理解而非公式neta。当然,上一篇所总结的公式neta将是这一篇所阐述的个人理解的基础。理中客算不上,我只是想从Lyndol女士(下文皆以「女士」代称)在ask上的一个关于「幸村与立海众各位的相处模式」的回答说开去,继续剖析个人对「幸村君与丸井前辈之关系性」的理解。我热爱女士,绝非有冒犯的意思,之所以会写下这两千多字也多亏受到了她的启发。因为很重要所以再说一次,以下完全是个人理解,欢迎交流但切勿盲信。...

1 2 3

© NaHCO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