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CO3

用来刷纸片人的帐号(萌二语调)最喜欢的纸片人是村纱水蜜(萌二语调)因为不怎么刷纸片人了所以低浮上(萌二语调)

【翻译】Four Times Franz Joseph Sees Death

Notes: 

等了两个月都没要到muffin_song女士如此难得的der Kaiser und der Tod的授权,难过。请原谅我的心动不如行动,以及祝老皇帝8月18日生日快乐。

为史实做出了许多诸如把graveyard译成「墓室」而非「墓地」的妥协,但作者本来写的也不是历史同人而是E剧同人。


Text: 

Rating: T

Warning: Major Character Death

Category: Gen

Fandom: Elisabeth - Levay/Kunze

Characters: Franz Joseph I, Der Tod

Summary: Franz saw Der Tod several times before meeting his own end.


Four Times Franz Joseph Sees Death

在最终与死神相遇之前,弗朗茨已经见过祂好几次了。


第一次是在他母亲去世后。

索菲的病情正每况愈下,宫廷神父也越来越频繁的建议弗朗茨去多陪陪母亲,并暗示他差不多适时为她预备自己的永别之辞了。弗朗茨尚未原谅母亲上次的行为,但作为她的儿子,他无法让自己就这么绝情地委弃这最后的义务。

弗朗茨尽职尽责地守候在母亲的床边数个钟头。在这最无助的时刻,他将自己的恼怒、甚至是茜茜都抛在脑后,只是郁郁寡欢的试想着一个不再有索菲的世界。每当弗朗茨发现他的母亲依旧呼吸在又一个长夜过后的晨曦之中,他便不住的感谢上帝。然而他却能在索菲这个意志力总是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女人身上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屈从。弗朗茨心里明白,那屈从将只是时间的问题。

忙于理政的弗朗茨收到医生最后的告诫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尽管繁复的司法文件将助奥地利脱离近期危机的可能性并不高,他也不曾怠慢分毫。

弗朗茨不知道他告诉医生自己将马上起身已是多久之前的事了,当时一个男仆冲进他的办公室,面色惨白。于是他蓦然站起,置一桌文件于不顾。

当他赶到母亲的卧室时,医生已经阖上了索菲的双眼,以往飞旋似的活力也化作反常的死寂。他的母亲早在几周前就变得病怏怏的,所以在弗朗茨看来,母亲如今的模样与他上次见到的相差无几。只是他做不到自欺欺人,去相信母亲不过是在憩歇而已。她把持到最后一刻的灵魂也已经远去,仅留下一具只身守夜的躯壳。

一个皮肤如蜡石般白净的漂亮男子正坐着握住母亲那不再有生气的手。弗朗茨努力眨着眼,却发现那个男子并没有就此从自己的视界中消失。男子的衣着像是来自某个黑暗又神秘的国度的君王,而非弗朗茨雇佣于宫中的医生或是仆从。他的本能告诉自己这个过于诡异的男子不该出现在这里。

那人抬起头来,与弗朗茨四目相对。弗朗茨习惯了别人在他面前恭敬的垂下眼帘,可男子倒似乎指望着弗朗茨如此做。他永远不会忘记那人眸中仿佛是向他低声宣告「你也终将属于我」的神情。男子的唇边浮泛着一丝笑意,但他的表情冷淡如初。

届时有人搭上弗朗茨的肩,询问他接下来该如何处置。

待弗朗茨再转过头来,男子已经消失了。索菲的床边仅有扎贝尔医生一人,让弗朗茨怀疑那位肤色惨白的男子从来就不曾存在。


弗朗茨第二次见到死神是在他儿子死后的数日。

弗朗茨忘不掉曾将自己撕裂的那剧烈的悲痛,那是在好几年前他幼小的长女索菲夭折之时。然而某种涣然天成的秩序感安慰了他。为人父母最惧怕的就是孩子在襁褓之中死去,尽管此般不幸并不少见;弗朗茨必须承认这个事实:但凡是上帝所赐的,上帝也能将其夺走。

可鲁道夫亲手将自己的生命了结却与上帝无关(弗朗茨仍能忆起他的男孩飞奔在殿堂间的模样)。这是出于他本人的愿望——不,这是出于弗朗茨对自己儿子的冷漠。

在弗朗茨伤心时,他总是被无尽的沉痛吞噬。但在鲁道夫死后的日子里,弗朗茨却什么也感受不到。似乎只要这样那将会彻底摧毁他的苦毒便能得以释放。

弗朗茨一直都是个务实的人,即便是在最阴郁的日子里他也将这一特点坚持到底。随后几周他都在无数个不眠之夜里埋头苦干,直到筋疲力尽。尽管如此,自己对鲁道夫所说的最后的话仍好似千斤重担压在他的心上。「别再说了。我不想听。」他就那么的将鲁道夫斥为累赘。而他的儿子到死都以为父亲以自己为耻。任何政治上的条约或是法律上的审理都无法改变这残酷的现实。

在绝望之中弗朗茨只能转向堆满的家族酒窖。一瓶接着一瓶,醉生梦死间他未曾留意过库藏饮料的所费不赀。「我不想听!我不想听!」他不时扼腕叹息着。不得舒缓的痛楚反而更加扎心,终于弗朗茨也恸哭起来,仿佛一切都已支离破碎。

弗朗茨本想起来给自己再灌一杯,不中用的腿却突然一软,叫他失去了平衡。他一边摔倒一边咒骂着,明天身上怕是少不了青肿。当他再睁开眼睛时,那个肤色惨白的男子正站在他面前,冷冷的望着他。这些年来太多忧虑让弗朗茨愈发苍老,可眼前的男子却美丽得一如既往。

「将我的儿子还给我,」弗朗茨的话有如私语。他不明白是什么使他口出此言,却就此顿然醒悟到男子的身份以及鲁道夫如今已是祂的所属物这件事。鲁道夫已是死神的所属物了。

「你儿子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献给了我,」男子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回复说。弗朗茨能听懂祂的话,却又发现祂所用的语言是举国上下无人学习过的。

弗朗茨抢过面前的第一件物品——本该是瓶净酒空的容器之残片。接着他朝男子扔去,并发疯似的咒诅着。然而酒瓶却穿过了男子,撞碎在背后的墙壁上。男子眼都没有眨。

「将我的儿子还给我……」他的要求不过是徒劳,弗朗茨对此心知肚明,正如他万分肯定若是鲁道夫能回到他身边、自己将心甘情愿重复这要求直到永远。

「你现在也渴望着死。不论何时你呼唤我,我都会过来履行我的职责。」

怒火在他的胸口燃烧。这是他在鲁道夫死后初次的拥有了真实的感情。「你真的以为即便是在我最黑暗的时刻,我也会跟随我儿子所选择的道路吗?我还有一个妻子与两个孩子,以及一个国家要守护。」弗朗茨的眸子里满是怒意。「你走吧!」

男子漠漠的笑着。「无所谓。最终,一切都将属于我。」祂转身离弗朗茨而去,而奥地利最有权势的男人仍泪涔涔的坐在地上,无力站起。


直到茜茜被刺杀,弗朗茨都未曾再见到死神。

在茜茜去世后的那些怪诞的日子里,弗朗茨期待过与那位死之天使的再会,可伴随他的只有空虚却沉重的现实。他不由得怀疑那些记忆都不过是悲伤借酒精催生而成的。若真是这样,那也不算坏。他的思绪已经足够沉了,不需要臆想之物为之添上更多的重量。

茜茜已经归于尘土了,一想到这是近年来他唯一一次挽留住了爱人好以她为伴,弗朗茨只能苦笑罢。若坐在茜茜的棺木前不能抹去弗朗茨的悲伤,至少这个地方能供他尽情的悼哭,也算是一种慰藉了。

弗朗茨衰老了,天寒地冻却不再使他困扰。在思潮起伏而寝不成寐的夜里,弗朗茨会从军床上起去请睡眼尚惺忪的车夫载他去安息着茜茜的墓室。在冬至的漫漫长夜里,在梦醒之间的刹那,弗朗茨终于见到了她已逝的妻子。

即使是在六十一岁的高龄,他的茜茜仍是那般的美丽动人,只是孤独彷徨的年日所摧残的是远比靡颜腻理要层次更深的东西。他们初遇的时候,茜茜疯疯癫癫奕的奕奕神采还未随岁月匆匆而黯然失色。即便是在伊丽莎白皇后的有生之年,弗朗茨也常悲沮着缅怀少年时令自己一见钟情的那个茜茜。诚然,她都已经行尸走肉的过活了多少年了?

如今弗朗茨面前的这个茜茜和将近一辈子前自己于巴德伊舍邂逅的那个茜茜一样的年轻。不仅如此,她还重焕活力。那眸中的烁烁满足感不禁唤起他泪器内的一阵浪涌。

果不其然,祂也在那里。弗朗茨一点也不惊讶。既然他的老朋友正与她比肩,他便不得不舍弃茜茜将会回到自己身边的痴梦一场。不过,只要能再见到她……

茜茜正温柔的捧着男子的脸。两相缠绵的魂魄似乎都没有察觉到黑夜将尽时的观望者。或许他的母亲与儿子都仅仅是那个男子的所有物,可面对自己的妻子,他内里的软弱倏然便无处可藏;连爱慕也一并毕露。若有任何人能俘获死神本尊的心,那当然会是他的茜茜。

直到旭日始旦之际弗朗茨都驻留在墓室内。两人的虚像也在第一束晨光跃入湿漉漉的草地上的瞬间如朝雾般消散。当弗朗茨的车夫问他要不要起身回宫时,他再一次望向两人存在过的地方。

「为什么不是我,茜茜?」他喃喃道。


弗朗茨现在已经很老了。

过去的八十六年里他接连失去了自己的父母、妻子、甚至是孩子。如今世界已大不同于从前。可真的有什么变化吗?他的侄子被暗杀,随之世界便坠入了战争的深渊。这么多年以来,他鞠躬尽瘁的成果还剩几何呢?

弗朗茨发现自己近来益易惫倦,不管是在白天的哪个时辰。最近他的健康状况也开始恶化,可除了继续他一直以来的生活方式之外,他别无他法。

最终死神在一个夜里为他而来。弗朗茨敢肯定自己本是被医生们看顾着的,可现在卧室里除了那美丽似永恒的男子,唯有他一人。

「你怎么在这里?」弗朗茨轻声发问,声音脆弱得出奇。他仍清晰的记得那个活力充沛的自己;怎么如今却落得个几乎说不出话的地步?

当他会上死神的目光时,对方眸中的恶意已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某种莫名其妙的平和。是死亡之主在怜悯他吗?或者说这是茜茜赠予他的最后的礼物。「是时候了,弗朗茨。」

弗朗茨想张嘴抗议,他憎恨死神攫去了他身边的太多太多,可他拼凑不出半句话。「我已经很累了,」他承认到。为了将此倾诉他已经等了多久了呢?他甚至能感觉到在自己出声的同时岁月的重负正从他的肩上滑落。

「我明白,」死神说,而弗朗茨也明白男子的确是理解他的。

死亡不会宽恕他过往的罪愆,但至少弗朗茨在死时还有理解他的谁——他多年以来隐蔽在幽暗中的这位朋友的陪伴。

还恋恋不舍于弗朗茨眸中的这个世界也愈渐朦胧。

「你会把我接到他们那里去吗?」期望着,弗朗茨悄声问到。

「我会。」死神将手轻轻抚上了弗朗茨的前额,这令他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你可以休息了,弗朗茨。」

弗朗茨闭上了双眼。似乎就在不远处,他们正等着他。


The End


Afterword: 

作者写的不是历史同人而是E剧同人,因为很重要所以我认为自己应该再说一次。若是有人对历史上FJ在其漫漫一生中与「死」的数次邂逅感兴趣,我打算在今年11月21日的老皇帝第101个忌日发表这个主题的文章,在这里先打一个小广告好了。谢谢阅读!

评论
热度(25)

© NaHCO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