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CO3

用来刷纸片人的帐号(萌二语调)最喜欢的纸片人是村纱水蜜(萌二语调)因为不怎么刷纸片人了所以低浮上(萌二语调)

【くまあお】Stream

我这是要往哪里去呢?

——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她都一概不知。只是作为一个乘客,任列车驶过北天的十字星,又驶过光怪陆离的暮霭,最后驶过午后骄阳下白鸥低飞而过的水面。

现在列车大概也已驶过浅海区了,正不紧不慢地开向更深邃的蓝色。她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一言不发,任视界被无垠的深蓝浸染,若有所思。那蓝是静谧而温柔的,却不断做出惑人的邀请,似乎下一秒就要拥她入怀,给暂且是纸白色的她渲上以海为名的色彩。

是要我去那边吗……

直到少女上车为止她都坐在靠窗的座位上一言不发。

您这是要往哪里去呢?

她游离的思绪倏的被少女唤回,对方已经在自己对面坐下了,透亮的冰蓝安然望进了刚才还盛满海色的眸子里。

就是在这样的一瞬,似乎有什么难以言表之物被彻底倾覆了——眼前闪过强光,耳边响起噪音,脑内现出残像——或是天边为发亮而消陨的星光,或是云上黑鸦捎来凶信的哀鸣,或是损碎于风起浪涌间的泡沫。

可到底是什么,她都一概不知。自我的意识被海洋的意识环抱,所见所闻所感也漂浮在水中。而她只是流动着,终于不再是只身一人的流动着。

此刻玻璃窗外有鱼群往与列车相逆的方向飞快的游去,像是记忆一样,从来都不与总是向前的未来共进同行。列车也突然加速,距离光能照进的海域要越来越远了。

此刻激流的轰鸣汹汹的穿过了车厢壁面,耳膜上的重击让她以为自己要聋掉了。本就黯淡的照明一下子熄掉了大半,水好像要注进来了。

此刻从她的目光中少女鼻上的脸面与腰下的身体都被袭来的幽暗夺去,只剩下仍泛着似曾相识的温情的嘴部还容她看见。水下的两人都欲言又止,世界将在海的恸哭声中归于死寂。

我们这是要往哪里去呢?

4 1 /  
评论(1)
热度(4)

© NaHCO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