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CO3

用来刷纸片人的帐号(萌二语调)最喜欢的纸片人是村纱水蜜(萌二语调)因为不怎么刷纸片人了所以低浮上(萌二语调)

星、莲、船

我至今对星莲船的456面还是很真情实感的,这个threesome迫真是(寅丸)星(圣白)莲(村纱)船(长)了。当初劇団文七老师的那个叫『水蜜桃』的同人漫画得以web再录时我兴奋了好久,现在居然已经出汉化了,在这里。怎么说呢,虽然其中的村纱之角色塑造略为偏激,但我觉得也蛮适合的,个人很好村纱对白莲相思成疾这口,毕竟水蜜桃花的花语是「爱的俘虏」。现在回想起来会不住怀疑自己到底看懂了那个同人志没有,只是印象一直都深刻,心血来潮不住品评一番。里面最出彩的地方,除了村纱的病态,应该就是星的正气了吧。

毘沙门天优秀的弟子,为了「大义」,迫不得已将「带着人脸的恶魔」封印。而与妖怪同舟共济的大阿阇梨,则为了「大义」,心甘情愿的让本是妖兽的多闻天化身将自己封印。
这是二设,ひそな老师的『影踏マズ』也有用到。

随后又过去了一千年,星虽问心有愧,却一直缄默不语。白莲仍被囚禁在魔界,受过白莲恩惠的另一个妖怪做不到坐视不管,哪怕她也被封印到地底下了,暂且是爱莫能助。随后温泉异变,这个叫村纱的妖怪重见天日后,就想着怎么「这一次轮到我救白莲了」。这都是一设,村纱随后找到了不愿再逃避的星。星信任她,像白莲最初让村纱脱离诅咒之海时那样,请她扬帆掌舵——『水蜜桃』则是星水合作一事的插曲,故事中她们因着白莲的缘故而大打出手。星一开始就视村纱为同伴,但也明白她对圣的独占欲以及对迫害了圣的自己的私怨,所以任她发泄,自己沉稳依旧。

『水蜜桃』中村纱对圣可谓是公式书的病娇了,「请你只看着我」的这种。

最爱你的是我否则你怎么让我否则我怎么可能赴汤蹈火你说什么都做♪(你不要一言不合就点播华语金曲还断章取义好吧)

本人是村纱推,不怎么喜欢病娇,至于为什么能欣然接受『水蜜桃』的这个病娇村纱,是因为它并不失为对村纱其一设的合理衍生。阿求在『求闻口授』中这么写到,「她的能力特别针对人类,是一种非常可怕的妖怪。除了杀害人类之外,没有其他目的,是纯粹的妖怪。这种残忍的能力,全都是由对于这个世界的留恋而引发出来的。在她的潜意识中,将人类沉入水中就意味着增加伙伴」,本来就不正面。白莲对村纱的救恩可谓是「再生之恩」,所以比起一轮和星,在星莲船的原作中就村纱对白莲本人更执着。她仿佛还不太在意白莲的「人妖兼爱」的「大志」(星至少是在意「正义」的),当自机问起她的目的时,她只是说「那就是圣的理想」。总之,这个对白莲乖巧人对别人狠虐的村纱还挺有韵味的。

这个作品本身只是星莲船游戏剧情(准确的说是得见于角色设定文档中的剧情)的插曲,所以结局当然是圣辇船的诸位同心同德,「大家都只是在黑暗中摸索,明白的事情只有一个,那就是将圣救出来」。但劇団文七老师的这个同人漫画,不仅作为一设分明rio极了为什么没人创作的(寅丸)星(圣白)莲(村纱)船(长)threesome本来就难得可贵,对这三个角色的拿捏也很耐人寻味。没办法呢,我喜欢的白莲是「刚开始,她这么做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可是,在知道了妖怪们悲哀的过去之后,渐渐地她开始同情起妖怪并帮助妖怪们」的白莲,我喜欢的星也是「白莲被封印时,她并没有慌张,而是耐心地处理着毘沙门天的事务。她一直没有把自己是妖怪这件事告诉人类。她虽然觉得后悔,可是暴露身份就相当于自杀」的星,我喜欢的村纱更是「但是,她在船幽灵之中仍算得上是理解人类的。这全都是因为命莲寺。她在那里了解到了许多人类的事情,应该发生了许多的变化吧。如今她也会挑选对象,然后再引发水难事故」的村纱。曾是唯利的仁人、曾是怯惧的义人与曾是残忍的情人,不仅存在于凋叶棕的音乐里。对凋叶棕我完全是路人,但『ブラック・ロータス』的白莲与『Fragile Idol-Worship』的星是我觉得最有魅力的,『水蜜桃』中的她们亦不乏此般魅力。
星击败、教导并原谅了村纱,更是能理解村纱的「那个矛盾」。其实村纱角色塑造的矛盾性,光一设就值得斟酌。她既因白莲而变得体恤人,又屡次回去地底的血池地狱。沉溺(沉作主动动词溺作被动动词)的冲动规划了她的id,白莲的恩德塑造了她的ego,互相却抑制。其性类人乎?类妖乎?矛盾耶!于是她心中尽是挣扎,生怕「如果又脱离了轨道」。
叫人羞赧的这个村圣kiss的结局也不得不说,白莲说,水蜜跟水蜜桃一样很「甜」。而「甜」又有「天真」的意思,到底是「天真」还是「纯粹」呢?对白莲的爱想也纯粹,对白莲的欲念也纯粹……

评论(1)
热度(15)

© NaHCO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