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CO3

用来刷纸片人的帐号(萌二语调)最喜欢的纸片人是村纱水蜜(萌二语调)因为不怎么刷纸片人了所以低浮上(萌二语调)

​BGM:エーテルの海(Liz Triangle)

幸せそうな在りし日の影 繰り返される幻想の日々

狂気に気付いても誰が言えよう

抱いているその子は「もう骨になってる」と…

女は今日も我が子の亡骸を抱いてさまよう…

揺らぐ水底 思い出さない方が幸せな忘れ物…

少年と少女がそれをも喪失と呼ぶのなら…

その日の空は 何処までも蒼く澄み渡るだろう…


难得幸运与那位先生交流过那么一次友人樣,顺便也提到了自己喜欢上她的原点,再去复习了『ether』的pv之后终于也注意到了这个细节。怀中的骸骨应该是伯封的,配上和蔼安详的微笑,于是第一时间自己脑内响起的音乐竟然是SH的『ゆりかご』,细想又觉得实在是很合适。她最初的怨恨,因「纯粹」而「疯狂」。分明仅是作为丧子之母的本能而已——谈及骨中骨肉中肉就算不like也会love的血缘关系所具有的破坏性的力量、没有什么比pure furies更适合形容母亲从丧子之痛中油然而生的复仇心的词语了,我胆敢如此确信是因为曾亲耳所闻过类似的事——所以才能感同身受到左传名谓玄妻之存在的万分之一(主要是她母性的一面),但一边又叹为观止于太田氏笔下的纯狐一切的一切、太多的太多……

因为我无能言表出八成以上对她的感想,只好引用一下我所赞同的那位先生对她「狂而不疯」的这个形容。绀珠传如此厉害的集大成之作,单说剧情的完整性与严肃性,就足以从过去的stg作品之中脱颖而出。托的是什么的福,其一是对永夜抄、儚月抄中的现有素材的再次利用,其二则是这位前无古人的6ボス理性与感性并具的复仇剧,而她作为这出复仇剧的主角,尽有叫人望而生畏的「纯粹之杀意」却不乏可悲可叹之处的复杂形象是自然是夺人眼目。

「不倶戴天の敵、嫦娥がよ。見てるか?」


善恶也好、爱憎也罢,连矛盾都已经纯化,冠以纯粹之外的名字亦不需要。最后在那静海之上、在梦境之里,无名的神灵还剩下些什么呢?她仍怀抱着那具骸骨,用手或是用心,然后只是千年如一日地向月的另一面眺望。

いつかの明日 感情が振り切れるとしても

それがどちらに傾くのか

純粋な心か 純真な悪か

それが何だって 全て私だ

壊して 壊して 最後に残った

全てを映した青い海


评论
热度(12)

© NaHCO3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