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HCO3

用来刷纸片人的帐号(萌二语调)最喜欢的纸片人是村纱水蜜(萌二语调)因为不怎么刷纸片人了所以低浮上(萌二语调)

再论幸村君与丸井前辈之关系性

这一篇和上一篇相比,更不像是什么中规中矩的小论文了,完全就是随心所欲的有感而发;但和自己写的5分钟说明cp观相比,又不是那么的cp脑,还是有一定的内容的。可以说这一篇是上一篇的2.0,但侧重在个人理解而非公式neta。当然,上一篇所总结的公式neta将是这一篇所阐述的个人理解的基础。理中客算不上,我只是想从Lyndol女士(下文皆以「女士」代称)在ask上的一个关于「幸村与立海众各位的相处模式」的回答说开去,继续剖析个人对「幸村君与丸井前辈之关系性」的理解。我热爱女士,绝非有冒犯的意思,之所以会写下这两千多字也多亏受到了她的启发。因为很重要所以再说一次,以下完全是个人理解,欢迎交流但切勿盲信。

单就「对丸井」的部分,我做不到完全的认同,大概是因为女士「对丸井不太萌也不太熟」。但她提到了十分宝贵的一点,就是丸井不会看到幸村很深的地方,这点恰好是常被我忽略的。反倒是在推特上幸村中心杂食派的姑娘们在对比各个角色与幸村的关系性时,会一致认为丸井是最「把幸村当成人类」的——少了神之子灭天灭地的光环,变成了那个想要拥有一本雷诺阿的画集的中学生。

不过,丸井也未必就看不到幸村更深的地方了。在这里我必须重申自己对「丸井傻白甜」之刻板印象的无可苟同,但也不会否定自己虽然能留意到较多关于他的细节,却总免不了对角色的过度解读。所以我所说的仅仅是我想说的,毕竟论透彻自己对丸井的理解还远不及女士对幸村的,更别说12年SQ12月号的超展开又叫我越来越捉摸不透他。丸井本人的座右铭确实是「好吃好睡好玩」,一个Epicurus的门徒,及时行乐却也明白怎么瞻前顾后,会作为中学生去享乐的同时又智慧到不会让自己惹上麻烦。关立D2整场下来都打的非常精彩,至少在球场上他正如40.5所形容的「在展现带动团体气氛、华丽花俏的表演性之余,同时也兼具了坚守自我岗位、等待良机的冷静」,不失心机亦不缺手段(褒义),完全配得上许斐老师给他画的那么多「恶人颜」,这就是原作中的丸井前辈一开始就不是「傻白甜」的最佳例证。立海的截击天才这样的一面在几乎五年前于SQ的连载中又出现了一次,他甚至能让所有观众都以为他是最无辜的那个!更让人细思恐极的是,在一军回国当天也就是shuffle战开始的前一天,丸井对电视上的君岛表现出了近乎漠不关心的态度,这与他后来无论是在漫画中还是在公式书中都不加掩饰的「君大大fanboy」形象是相当不一致的。我大可以推测,他是在阻击成功之后发生了如此转变,就差没有跟君大大一起出道做偶像了。要是哪天许斐老师让他反将君岛一军,我都不会感到意外,因为我就是从他和君岛牵扯上的那几件事中读出了疑似演技的什么东西。

女士还提到幸村对他有额外的包容,我不知道这是否和丸井看上去各种讨喜还无害有关?纵观立海众其他人,先不说幸村在心底最珍视与尊重的副部长,D1和参谋都是「看上去就颇精明」的type,假设幸村真的有潜在的戒备心,应该也是先针对这三人吧。柳生和幸村交集不多,但参照军师对他的评价,想必原作中具备一定洞察力的角色都会发现立海的绅士并不是循规蹈矩的正人君子。至于幸村与仁王的关系性,我觉得女士所总结的「一个满足于可以掌控另一个止步于不触底线」实在是再恰当不过了,其实幸村也是立海众中最肯定仁王之欺诈的人呢。参谋对幸村的「不够信任」则在新teni中暴露无遗,毕竟幸村对赤也的决绝的确不容易让人接受,全国大会结束后他也不必再向「三连霸」之誓言妥协了。真田太了解幸村了(且不论他是否足够理解幸村),也最被他信赖,十年来的情谊让千言万语在他们之间也变得不那么必要,恶作剧似的调侃也可以当作是日常。至于桑原和赤也这两个好孩子主要是被欺负的,但在人际交往方面存在着明显缺陷的幸村应该是没有恶意的吧。说回我前辈!我要说的是幸村怎么看待丸井,pp7幸村给丸井的留言我觉得是很好的线索,因为他对丸井的直接看法主要就这么一个,说他住院期间受到了丸井的许多照顾享受着他带来的快乐自己十分的感谢——这不存在「幸村式」威压的话语正是出自许老板pp5访谈提及的「想画却没机会画」的那个「温和的幸村」之口吧?前辈是真的被他待的太温柔了,pp7丸井也有特别提到自己与幸村君处的很不错,甚至能也唯独能在他的幸村君面前表现的「傻白甜」或者说「孩子气」,别忘了较早的公式书20.5无论是形容幸村温和还是形容丸井可爱,都是用G192中「幸村乐意让丸井吃本是给自己的蛋糕」的那一小格来配图的。可幸村之温和与丸井之可爱不正是最误人子弟的两个刻板印象吗,错是没错,却把他们角色塑造中的多面性给忽略掉了。偏偏这多面性是最值得人去琢磨的,相信但凡是读过女士所著的『黑白之界』的姑娘都不会反对我的这个观点。

与其说丸井对幸村很单纯,不如说幸村对丸井很单纯。因为在我看来前半句的论点还是可以打上一个问号的,而后半句的因为原作中可用的论据不多反倒能暂时成立。但我必须承认,前辈的行为再怎么黑动机也是白的,很白,女士说的不能更对了。丸井又能黑到哪里去呢,他只是「非常的喜欢幸村哦」(这是丸井的中之人高桥直纯氏的看法)。我常反思,若当时生病住院的不是幸村而是别的人,作为队友的丸井还会不会热心到这个份子上。我不得而知,正如丸井到底为什么「喜欢幸村」我也不得而知,唯一可以默认的是幸村的病是不可争议的转折点,于是就有了中之人亲自创作、好不真情实感的『待ってたぜ』。在公式书中,他被塑造成了对幸村的病情最关注的那个;而在新teni的连载中,他又为幸村能治病做出了不可思议的付出——前者大多是口头上的,内容也完全符合丸井作为一个青少年的身份;后者却是行动上的,背后的思想还无比的成熟——丸井不会看到幸村很深的地方,但愿如此吧,只是他对幸村的感情又总是直截了当的体现在以幸村的「病痛」为关键词的或大或小的事件(详见『论幸村君与丸井前辈之关系性』一文)上。「病痛」是塑造今日为我们所知的幸村精市的核心之核心、是他的个人哲学之成因,这个论点不一定是绝对的,但肯定是在理的。

真田对幸村的感情是醇厚而坚实的,可丸井的却是热烈而惑人的。说是惑人的,是因为不管我有多么的一本正经,终究还是在胡说八道,因为我根本就不懂啊,却又为之着迷。我怎么可能会懂丸井对幸村的感情呢,就算是温情如『待ってたぜ』也不是没有「笑った顔の影に隠したこと気づいてたよ」这样的歌词,尽管这首歌是也只是高桥直纯氏个人的解读与演绎,但也表明没把他们想的太单纯的大有人在。我多么希望丸井眼中的幸村是那个没有『夢の続きII』中的为沉痛而挣扎、只有『ダリア』中的为青春而讴歌的「幸村君」而已。但丸井真要是看到了幸村很深的地方,又会发生什么呢?或者说已经发生了什么呢?我已经不敢去思考任何的可能性了,只能继续期待着有朝一日许斐老师能将关于他们的伏笔都利用起来(笑)

最后,向女士表达我由衷的仰慕之情!没有您的『黑白之界』就不会有喜欢上幸村的我。也非常的感谢肾虚青年女士,是您助我发掘到丸井更深层的魅力。当然最要感谢的是许斐老师,您的用心良苦也让我越来越原作主义了呢,这是好事。

评论(20)
热度(28)

© NaHCO3 | Powered by LOFTER